微阅小说分销平台 

小说分销 >> 小说文化 >>小说文化 >> 浅谈金庸武侠小说代理兴盛和式微的原因
详细内容

浅谈金庸武侠小说代理兴盛和式微的原因

  世人读书,无外乎分为两类,一类以此为业,有所专攻,书籍乃立身之本;另一类是我等俗人,读书一来为了消磨时间,二来想从书籍中获取一定的利益,毕竟宋真宗在千年前便告知天下“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尽管许多文人对此不屑,认为此等言论是对知识的亵渎,可回归柴米油盐,又不得不低下头来,只是嘴上倔一倔而已。

  经济发展之初,发财机会众多。人们都以壮大身家为第一要务,读书之事自然被弃如敝履。哪曾料,人们往往过于高估自己,社会中几番头撞南墙之后,虽心中知晓自己已无升官发财的运数,可眼瞅周遭之人,平日里不比自己高出几分,忽一日飞黄腾达,鸡犬升天,难免心有不甘,奈何能力有限,现实生活中只能默默无闻,于是,转而投向书籍,想要从中获取精神上的愉悦,来冲淡自己的平凡。

  既然为俗事所困,读一些艰深苦奥的书籍必定无法静心,知识储备含量也不够分明所以,这时候,武侠小说就是最好的选择了。武侠小说通俗易懂,情节曲折,代入感极强,亦有人生哲理融汇其中,一时间盛行于世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我们所看武侠,是所谓的新派武侠。以梁羽生先生为始,金庸古龙萧逸等人后来居上,将其发扬光大。至于文笔甚佳的宫白羽、还珠楼主等前辈,因为年代稍显久远,便不为世人熟知,实乃不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总会被遗忘,也算是情理使然。

  按理说,旧派武侠开创武侠通俗小说先河,不该受到如此对待。无奈其作品,文笔好,而情节只能胜任其所处年代人们的想象力所在,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也就说的过去了。

  新派武侠来袭,梁羽生承上启下,金庸古龙一飞冲天,胜在他们所处的年代,人们对事物的、文学的追求由踏实转为离奇,人人都想以最迅捷之路途达到人生巅峰,达不到了,就需要有人帮助,武侠小说主角,大部分都会以底层孤苦在经历种种奇遇之后迎来地位、金钱,亦有美女相伴,满足了人们对人生设计的最高要求。

  说到底,武侠小说的兴盛还是因为“俗人”太多,文化风气日趋浮躁,人文与金钱纠缠不清而致。

  不管怎样,新派武侠异军突起了。其中,以金庸先生为声名最著者。

  金庸先生从五十年代开写,到七十年代罢笔,在港澳台地区风靡一时。真正进入大陆,是以八十年代为开端。适时,我等年岁还小,电视也刚刚开始普及,大人们对新奇的事物充满了兴趣。

  当时的文化还是精英教育,大学生是天之骄子,大专、中专生也属于文化人范畴。人们开眼看世界,对什么都有虚心学习的姿态,读书成为社会风气。金庸的武侠小说,也是在这样的氛围下,迅速风靡。

  实话说来,我们对金庸先生的武侠最早观感来源于电视剧。《射雕英雄传》的引进,导致了万人空巷的观看盛况,足以秒杀现在所有影视剧的收视率。电视剧看着不过瘾,便去寻书来读,金庸先生十五部武侠小说,皆以盗版形式出现在人们手中。金庸还没读完,电视里又播出古龙,于是,古龙小说一夜之间也摆在了书摊的醒目位置,书籍粗糙,错别字很多,但不影响销量,仍旧是一书难求。

  我们的父母辈人,乃至祖父母之辈,认可度最高的还是金庸武侠小说。也许是限于他们有限的想象力,金庸武侠小说的人物形象和故事背景,皆有传统文化的影子,在情理上更容易让他们接受。比如五行八卦等,长辈们也许无法说清楚这些到底是怎样的原理,甚至无法说出它们究竟有哪些书籍派系,可他们对此,深信不疑。

  金庸武侠小说,把传统文化融入到戏剧化的情节中,有中西合璧的巧妙,即满足了中国人的传统,又有西方戏剧的章法,好似现在的中西医综合门诊,给人以可以医治所有病痛之感。金庸的武侠小说,在八九十年代的兴盛期间,是一剂精神良药,抚慰了文化冲击、经济发展、社会风气变化带给人们的伤痕。

  说到九十年代,身为八零后的我们,已经开始读书认字,金庸武侠小说便成为了最好的课外书籍。当然,这是被家长老师所不容许的,可我们对武侠的认知,都是来自于儿时家长们整日观看的武侠电视剧,到了我们接受知识的时候,又被他们通通以不务正业为由而摒弃。

  可能真的是为了下一代着想,批判武侠小说为糟粕、不入流的文学之声在九十年代甚嚣尘上,并被冠以毒害青少年的帽子,令人难以理解。

  我们做事情,总是习惯性地以严苛的理性目光来看待,把一切事物划分为有益于学习和无益的。岂知人生的成长是形成自我判断能力的过程,正确的引导是必要的,而把循循善诱变成了粗暴的一刀切,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很多少年人的梦想和创造力,在日积月累中被扼杀殆尽,读武侠小说被列为学生阅读的禁忌只是其中的一个小事件。

  奇怪的是,家长们限制孩子读武侠小说,却不限制孩子们看武侠影视剧。嗅觉灵敏的娱乐界人士纷纷拍摄武侠类的作品,金庸的武侠小说被翻拍次数最多,古龙、梁羽生自不用说,乃至当时人们还有些许陌生的温瑞安、萧逸等人的武侠小说作品,也被一一搬上舞台,无形中推动了金庸武侠小说和其他作者武侠小说的普及。

  武侠小说在九十年代达到鼎盛,金庸先生的声名无人可及。武侠小说作者赚得盆满钵满,就连“全庸”、“金庸著”等浑水摸鱼者也在地摊上大行其道,想来收入不菲。

  传统文学从业者对武侠类的通俗文学的不耻、批评也在这一时间段达到顶峰,适时古龙先生已逝,金庸先生便成为众矢之的。其中的批评建议,有些是中肯的,合理的,也有些是为了其他一些目的。有批评的声音,是好事,毕竟文化有分层,批评的批评,喜爱的喜爱,互不干扰,相得益彰。

  恐怕当时无人可以料到,传统文学小说和武侠小说在其后的发展中都逐渐式微,双方的纠缠已经毫无意义。

  进入二千年后,武侠小说热潮渐渐消散,以几部大制作的电视剧为最后的辉煌。从那以后,金庸武侠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只能引人关注,捧出几个俊男美女,加一点热度资历而已。武侠小说改编成影视剧的滥觞,导致了观众对武侠小说的审美疲劳,看过的人不想再看,没看过的人没兴趣再去看小说。过多的“剧透”,让武侠小说失去了吸引新读者的观看欲望。

  金庸武侠小说的式微不可避免。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文化、文学的态度发生着改变。现在的普通人,更在意碎片化信息的摄取,自动摘选让自己感到愉悦的或者可以发泄的信息。生活节奏的加快,让人们更喜欢直接、爽快的文化形式,就好像网络游戏一样,现在没什么人愿意打怪升级,更喜欢一局定胜负的那种快感。

  于是,网络文学开始蓬勃发展。其实,网络文学的艺术根基,来源于武侠类的通俗文学。如果说,武侠小说对人们臆想人生的满足还有些委婉,那么,网络小说就显得直接、准确了,甚至粗暴了。它的形式,直击人们现实中的痛点,给人以情绪上的宣泄,无论文笔好坏,情节的“爽”才是主要的。这就好像一个烟雨朦胧中的柔弱女子,遇到了粗狂的悍妇,不管吵架还是打架,赢不了。可是,这样的“悍妇”,起初也是柔弱女子,无奈在世情之下,只能换一副嘴脸,佯装彪悍,因为整个江湖已经只论金钱,不论善良。

  现在的人们,都在强调读书的重要性。妄想一年读上几千本书籍,以此来功成名就。貌似大家都在摒弃如金庸武侠小说等毫无用处的书,实则又陷入了另一个误区:我们看似努力,实际上是在掩饰内心的浮躁;我们看似活得越来越明白,实际上是在向生活妥协。浮躁和妥协让我们对文学有了质疑,哪怕是曾经被我们冒着被老师骂、家长打也要彻夜长读的武侠小说。

  金庸的武侠小说有专门的学者研究,这不在我们普通人的关注范围之内。过去的武侠小说和现在的网络小说,于我们来讲,皆为闲暇阅读之物。可近些年以来,似乎我们已经很少有闲暇,我们都在忙碌,一旦清闲,自我检讨便随之而来,赶快打开一本“如何月入百万”之类的书籍,为自己加油充电。

  金庸武侠小说乃至武侠小说,在传统文化和经济大潮的纠结中兴起,又在其中落败,不是说我们的心静了,而是我们的心,再也容不下一丝优哉游哉的空间。江湖侠义不再吸引人们,侠骨柔情也不再是大家向往所在。

  如若从此意义上讲,金庸武侠小说的式微,也算是理所当然。只可惜,我们再无武侠小说的热血柔情,世间也再出不了一个金庸。

  • 电话直呼

    • 商务代表 :
    • 商务代表 :
  • 扫一扫,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