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阅小说分销平台 

小说分销 >> 小说文化 >>小说文化 >> 小说麦兜的命运
详细内容

小说麦兜的命运

  麦兜是一条狗,一条身世不详的吉娃娃。大概也许是哪只怀春的母狗偷吃了禁果,生下了苦命的麦兜然后舍弃了它。

  然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麦兜从刚生下来不久即将成为一条准流浪狗的时候,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居家小皇帝,这其中的过程似乎一点也不富有戏剧性,怪就怪麦兜的命太好了。

  那时麦兜摇摇晃晃地从一个垃圾桶旁边走到不远处的商场门口就饿的没劲了,哆哆嗦嗦地站立不稳。这时一个窈窕的女人正好经过这里看到了可怜的麦兜,于是动了恻隐之心,用买菜的布包把它抱回了家。

  天堂和地狱有时候就是这么几步之遥。好运来了,馅饼砸到你头上你躲都躲不掉。麦兜就是这么一条幸运狗。当被女主人抱到怀里的那一刻起,它即将流浪或冻饿街头的命运就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十三年之间,这个统治了它大半辈子的女王如今也到了垂暮之年,曾经绯红的润脸也被岁月的刀刻上了记号。麦兜从一条婴儿狗一直陪伴主人变老,这一刻,明和暗、爱与恨、生与死、新与旧都不是那么重要了。狗偎依在人的脚下,两颗心都平静如水,静静地任凭岁月缓慢地流淌。

  十三年前刚捡到麦兜的时候,主人还是个唇红齿白,风采依然的少妇。那时她柳眉杏眼长发飘飘地卷着香风,牵着麦兜走在小城的街道上那简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麦兜长到三岁的时候,两只鼓鼓的大眼睛占去了半张脸,如同日本动漫里的“之葵千里”萌翻了。晶亮的瞳仁可以照出主人脸上的汗毛孔。嘴角微微下撇,永远是一副对你不屑一顾的样子。当俊狗靓女漫步于小城的任何一条街道,迎来的回头率据不完全统计为百分之百。

  在主人的精心呵护下,麦兜这个“小男孩”愈发漂亮可爱。柔软的细毛油光发亮,像一套大方得体黄白相间的貂绒外套。

  麦兜童年的生活还算一种小幸福。衣来伸爪饭来张口,似一个小皇帝一般。它不谙世事,调皮任性,娇生惯养。玩具日日不重样,狗舍华丽舒适,肉蛋奶应有尽有,咬骨不带巧克力味连嗅一下都觉得费事。

  麦兜特别喜欢跟着女主人这个大美女脚跟后面出去遛弯。当女主人轻盈的鞋底敲出有节奏的步点儿,麦兜也装模作样地迈着小四方步,目不斜视地看着脚跟紧随。

  这是一件特有面子的事儿,当回头率颇高的时候,人们的眼睛也会顺便扫一下那倩影身后的麦兜。不乏有形形色色的熟人跟主人打招呼,然后蹲下顺顺麦兜的狗毛:“麦兜,麦兜”。这家伙连眼皮都不带翻一下的,只管迈着碎步看着主人的脚后跟走路。主人一挣绳子嗔怪道:“熊孩子,恁叔叔叫你呢,耳朵聋啊?”,麦兜这才不情愿地翻起眼皮撩一眼,烦声烦气地“呜呜”两声了事。

  这时麦兜觉得女主人像一个女王,无所不能无坚不摧,要不怎么那么多形形色色的眼光直往主人身上辟哩啪哧的落呢?那些眼光是献媚也好,是讨好也好,是嫉妒也好,是色眯眯也好,在麦兜眼里它都是一种荣耀。做这样一个女人的宠物它脸上也有光。

  麦兜虽然身型瘦小,但看起来整体匀称,两只耳朵竖起来特别精神,加之那一身“貂绒”外套,还有女王范儿的主人,这一切让它好像在梦中一样虚幻,也让它童年的内心像酵母粉一样越来越胀。

  让麦兜不爽的是,每次遛弯都会遇到那只不识时务的“萨摩耶”。“萨摩耶”高大的身材,有一头帅气的长发。走路一甩一甩,眼睛眯眯着,看上去安静干练彬彬有礼。像对谁都在微笑,猛一看简直是娱乐圈里的当红小生。麦兜顿时觉得自己的呆萌和人家的帅气比起来,连给人家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当“萨摩耶”颠儿颠儿的走来的时候,麦兜觉得周围的气场立刻朝那边聚拢过去。它妒火中烧,狗仗人势地冲“萨摩耶”汪汪挑衅,还故意挣主人的绳子做出冲过去的样子。它那小个头和尖细的小嗓门似乎没有掀起多大风浪。“萨摩耶”转过头静静的看它一眼,嘴边依然挂着那深不可测的微笑,从嗓子眼里哼哼了两声,连个“汪”子都没吐出来。那样子好像在说:“小样的,看我不把你撂出两丈远!”。

  “萨摩耶”不屑一顾的轻蔑态度彻底激怒了麦兜。它不顾一切地挣着绳子,试图冲过去比个高低。但麦兜心里明白,对方在自己面前像一座山,这座山跺跺脚也够它爷们儿受的。所以麦兜心里发怵,,但有主人在麦兜觉得啥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这不,有主人的银丝绳牵着,它和“萨摩耶”的肢体接触就等于零。而“萨摩耶”那边呢,似乎也不太在意它怎么闹腾。所以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是无聊的口水战罢了。

  “不蒸馒头蒸口气”,起码在气势上麦兜没有丢份儿,对此麦兜感到心里很受活,在主人的脚下钻来钻去的撒了一阵子欢。

  夏天的草坪开满了天真的小花,白的红的黄的耀眼。草绿得要拧出水。一只蝴蝶总是忽上忽下的飞来飞去。这时主人静静的坐在连椅上看麦兜在草坪上蹦蹦跳跳地追逐那只蝴蝶。任凭光阴也静静地流淌,任凭这平静和谐、无忧无虑的童年的流淌……

  日子一天天过去,麦兜像这个美丽的小城一般一天一个大变样。几年间已出脱成一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这只少年狗长到六七斤了,这在吉娃娃当中算是伟岸挺拔。它的四肢坚实有力,小腹浑圆夯实,嘴唇棱角分明,看起来冷峻有范儿。在众多的吉娃娃当中显得鹤立狗群。

  现在麦兜有点讨厌人家说它“可爱”了。它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再说可爱那简直是对它男子汉形象的天大讽刺。以前听到小孩对着它唱“小巴狗晃铃铛,晃啷晃啷到集上”它特别自豪,觉得这首儿歌是专门为它设计的,而现在听起来特别刺耳。背上了“娃娃”这个狗名,永远也脱离不了“娃娃”的阴影!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麦兜的烦心事越来越多。以前那种小幸福像一枚石子投到平静的湖面上,激起了一个个小小的波澜。而小时候对主人的那种崇拜感越来越淡。是说不上讨厌但不爽的那种感觉。

  比如我又不跑,你整天拿个绳子拴着我这是为啥?再说这是我的家,我就是跑能跑到哪里去?麦兜越想越生气,有时候真想离开这个女人去看看外面够大的世界。

  现在主人的毛病越来越多了。非要它麦兜学这个学那个。学后爪直立行走,学人类小孩子背书包,学戴墨色眼镜扮酷,学把爪子举到耳朵梢打敬礼……好像人家狗狗能学会的东西它麦兜一定要学会。

  麦兜觉得这是主人的虚荣心在作怪。我麦兜就是一条狗,你人类的那一套我根本不感兴趣,干嘛非得让我学这些个东西!主人可不管它麦兜想的啥,人家的狗狗能学会的东西咱家麦兜一定要会。主人苦口婆心,每天晚上要把麦兜拉到跟前数落一番:

  “麦兜呀,你要好好学本事呀,这以后对你有好处。我容易吗我,每天伺候你吃伺候你喝,下班回来还得照顾你,你要给我争口气呀!”。

  麦兜现在烦烦的小心脏每天都要被主人蹂躏一番。有些日子吃完晚饭主人也不牵着它出去遛了。吃完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摆弄一个银色的小长方块。长方块上那玻璃一闪一闪,主人聚精会神地盯着那玻璃块看,一看就是两个小时。时而傻笑,时而脸色绯红,时而嘤嘤宁宁。

  麦兜心里生气,那个玻璃方块里到底是什么狗日的东西?难道还有比我麦兜帅的狗狗?据主人随口唠叨的一句,那里面有个叫“QQ”的东西。麦兜心里顿时泛起一股酸味,这个球球到底是只它娘的啥狗,整天弄得主人迷三倒四。

  最可气的是主人玩完了球球还要玩它。玩完了球球就把它拉过来立正站好,站着的时候要后爪直立前爪抬起就像人一样。要目不转睛地看着主人,不能吐舌头,一吐舌头就是对主人的不尊重——我在这里苦口婆心,你在那里吐着个长舌头哈达哈达地算个啥?

  这不是玩我是干啥?我吐个舌头又咋了?吐舌头是狗的本性,管天管地还管着人家吐舌头!难道你也管方块里那个球球吐舌头吗?

  妈,我叫你亲妈好不?你就让我老老实实做条狗,让我踏踏实实地玩一会还不行吗?麦兜简直是烦透了,眼睛左顾右盼,嘴角下撇得更厉害了。一分神一扭头,又让主人一把把头搬过来,“给我好好听着!”主人的玉掌带着香风一下拍在它的狗头上。麦兜只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主人聆听她的训话。

  主人云山雾罩,大致意思就是要麦兜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本领上,学好对自己对主人都是一件有面子的事情。但麦兜一点也没听进去,它的心早已像随风飞舞的蒲公英飞到爪哇国漫游世界去了。

  随着长大,麦兜看起来有了许多着三调四的想法。这似乎是成长的必经之路。随着长大麦兜才发现,原来生活还有这么多的烦恼。麦兜经常想,这个女人的青春必然经历过不堪,不然她不会一旦熬成婆便把兜来整!

  麦兜生活上可以说是锦衣玉食,出去遛弯主人都给它穿上迷彩坎肩。走到街上迎来众狗一片艳羡的目光。但麦兜怎么也快乐不起来,甚至懊恼。悻悻地跟在这个女人的脚下走。

  麦兜和聂小倩的认识说起来有点狗血剧的模式。那天遛弯,一条身材高大一脸赖皮的流浪狗企图对着一条纤细的泰迪图谋不轨。吓得那条小母狗惊恐尖叫。麦兜本来心里就烦,看到这个场面,它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猛地挣脱主人的绳索扑了上去,照着大黄狗的脖子跳起来就下了实口。

  当时麦兜肯定不是出于正义感。是本来就窝着一口怨气,正巧呢,耍流氓的大黄狗遇到心情不好的麦兜。

  大黄狗身材高大,这有个屁用,胜利总是站在正义的一方。麦兜以前也是咬出了名,“萨摩耶”我以前都没放在眼里,小样的!麦兜凌厉的目光像一颗手榴弹向大黄狗砸了过去。那种正气凛然的气概让大黄狗顿时矮了三分,只和麦兜对峙了一秒钟,就被麦兜的眼神砍杀得体无完肤,夹着尾巴落荒而逃。麦兜汪汪地追着它远去的背影狂吠,憋在心头的恶气一扫而光。

  小母狗向他投来感激的目光。麦兜这才仔细的看了她一眼。一头洁净的卷发,一双会说话的大眼,娇小的身材显得楚楚可怜。卷卷的绒毛泛着洋气,漂亮的嘴唇性感撩狗。麦兜一时间心里泛起一种悸动,这种悸动是从未有过的奇怪感觉。面对这个比画中还要美丽百倍的“姑娘”,麦兜想去保护去怜惜。

  等泰迪的主人——一个比自己女主人还要漂亮的少妇火急火燎地喊着“小倩,小倩”赶来的时候,麦兜和大黄狗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少妇左翻翻右看看,确认小狗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心疼地嗔怪狗狗乱跑。麦兜的主人过来把刚才麦兜的英雄事迹陈述了一遍,少妇向麦兜投来赞许感激的目光。抚摸着麦兜的头一个劲地夸奖:“小狗狗不简单,真勇敢”。

  麦兜听了心里受用极了,装作若无其事地嗅着主人的鞋子,那意思是说这都是应该做的,谁遇到这种事都会责无旁贷。主人也拍拍麦兜的后背以示奖励,毕竟麦兜见义勇为,她当主人的脸上也有光。

  从两个主人的谈话中,麦兜知道这条小狗叫“聂小倩”。真巧,聂小倩家和麦兜家同一个单元住二楼,和麦兜家的五楼仅有两层之隔。今天刚搬过来就遇到这种事,这与其说是巧合不如说是缘分。

  从此麦兜的脑海里总是出现一个挥之不去的倩影:卷卷的洋气的头发,会说话的大眼睛,性感撩狗的红唇……

  自从认识了聂小倩,麦兜天天盼着主人有空就出去遛弯,到二楼就迫不及待地循着小倩的气味就追了出去。

  麦兜的鼻子特别灵,这大概是狗的天性。而麦兜的鼻子把这种天性成倍的放大,甚至可以和警犬媲美。如果哪个人的气味进入它的狗鼻子,麦兜一准能循着这气味把他从世界上的任何角落里薅出来。但麦兜可不管这些无聊的事情,现在它的狗鼻子里只有小倩的香息,从鼻子到心里都把小倩装的满满的。麦兜的一次无意的英雄救美为它赢得了爱情,这条小母狗像一个幽魂一样牵着麦兜白天和黑夜的神经。

  两个漂亮的女主人在前面边走边聊,两只“别有用心”的狗男女在后面边跟边调。麦兜假装矜持,目不斜视,但它的余光却不停地往那个“倩女”身上扫射;聂小倩小屁股一扭一扭优雅地跟在主人身后,但她那“秋天的菠菜”也没完没了地往麦兜身上乱栽。两只狗隐在各自主人的身影后,两颗心早已融合在一起。不知什么时候,麦兜蹭到小倩那柔软的发丝,它感到心里很温暖,有一股潮涌从心底泛起,一直顶到四爪的前端,感到一阵颤栗。随即这种颤栗变成痒痒传到嗓子眼。麦兜使劲咽了几口唾沫才把这痒痒压下去。这是一种幸福,是以前从未有的浪涛般的春江潮水。

  路灯和星星融合在一起,两颗相恋的心交织在一起。它们是两朵怒放的心花,它们清香得连主人的数落也变得那么动听。

  对于恋爱的场景来说,小说冗长的细节描写会显得拖泥带水。而用电影形式的镜头直播则简洁、直观、明了。下面不妨采撷几组镜头来展示这对情侣狗的热恋场景:

  镜头一:两个“小情人”在各自主人的后面颠儿颠儿的跟着。麦兜心里哼哼着主人的小方块儿里经常放的那首《小酒窝》:

  小酒窝长睫毛

  迷人的无可救药

  我放慢了步调

  感觉像是喝醉了

  终于找到

  心有灵犀的美好

  我永远爱你到老......

  麦兜哼着哼着不由得就“汪汪”出了声。小母狗聂小倩娇嗔地吔了它一眼,麦兜心里比蜜甜。

  镜头二:春天的草坪绿的可以掐出水。两只热恋的狗在草坪上追逐嬉戏。麦兜蹬开四爪循着那只倩影消失在繁花丛中。小倩在一片繁花丛中显得特别美。麦兜攀住她的脖子缠绕盘腻,她故意站不稳的样子顺势靠在麦兜身上。

  那只蝴蝶还在上下翻飞地勾引着麦兜,但麦兜任凭她的搔首弄姿不为所动。风流倜傥的麦兜哪还来得及招蜂引蝶呢,它心里只有小倩,小倩......

  镜头三:麦兜懒洋洋地躺在空地上,它把爪子搭在同样懒洋洋地躺着的聂小倩身上。麦兜感到心里好熨帖,世界真美好。它真希望就这样永远地躺下去,抱着她就等于拥有了整个世界。

  它把她的头搬过来正对着它,它的唇慢慢凑到她性感红润的唇上,它登时感到一阵麻酥酥的火辣、甜腻和温润。它感到一阵阵的燥热和口渴,这种感觉促使它不停地探寻下去索求更深的润泽。她闭着美丽的大眼任凭它温柔急躁的爪子漫游于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她身上柔软的绒毛像一团柔长的草,丰实而又平坦的小腹结结实实地贴在麦兜的身上……

  镜头四:夜把柔软的黑绸绒轻裹在周围的空气里。四下充满着温馨的静谧。墙上的石英钟催行着青春的脚步,主人的轻鼾声均匀地响。

  麦兜把下巴压在趴着的前肢上,这样它好像拥抱着一个柔软的身体。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美妙、踏实熨帖。它闭上眼睛,脑海里翻腾着它和聂小倩草地上嬉戏追逐的情景,腾云驾雾般,像八十年代男追女跑的慢镜头那般浪漫。麦兜同学在梦里笑出了声,嘴里流着哈喇子,然后歪歪头换个姿势又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首先是麦兜的女主人看出了端倪。她觉得这家伙最近有点心不在焉,下班回来也不见狗狗像从前那样迫不及待地咬着她的裤脚摇着尾巴亲昵,喂完食后就躲在一边发愣,二楼那边一有动静就兴奋地扒拉门。

  女主人明白了,这小子恋爱了。按说麦兜长大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天经地义的自然规律。但麦兜是一条狗,作为狗的职责必须忠诚于主人,它的心里只能有主人,不能有任何与主人无关的事情占据一条狗的心而把主人冷落到一边,这是作为主人的底线。所以她绝对不能让麦兜陷入恋爱的泥潭而忘记了它的职责,这是任何人也打不破的铁规戒律!

  麦兜的主人和聂小倩的主人作了一次深入的交流,最后她们取得了高度一致的意见,那就是必须把它们分开。她们把这次行动冠以堂皇的理由:绝对不能让这两个孩子沉溺于爱情的泥潭而消沉了它们的意志。但她们心里谁都明白,这是以爱的名义来扼杀两条狗的爱情。

  这天,女主人郑重其事地把麦兜叫到跟前,问麦兜是不是喜欢二楼的聂小倩。麦兜吐着舌头哈哒哈哒地喘气儿,眼睛笑眯眯的,嘴角少有的上翘,“少男”的青涩和渴求溢于狗脸。一点没错,麦兜处于热恋当中。

  主人正襟危坐,开始了无休止的训导。从人伦天理到三从四德,从男盗女娼到玩物丧志,从礼义廉耻到前程未来。最后主人一把鼻子一把泪地指着麦兜:“好你个麦兜,把你养大你现在翅膀硬了,你不把主人放在眼里了,谁允许你和聂小倩好的?经过我同意了吗?没良心的熊孩子啊,狼心狗肺的东西啊,你不学好啊!”

  麦兜听着听着,它的心渐渐沉入了谷底。它没收到主人的祝福,反而挨了一顿裹了冰的斧头的砍杀。主人的每一句话都那么冰冷无情,它感觉自己正被劈得体无完肤而且心被撕得稀碎烂碎。

  麦兜再也无心静静地站在那里听主人的训导了。它感到委屈、恼怒、憋闷,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它的胸腔。它烦躁地在屋里来回踱步,“呜呜”地闷声叫着,“汪汪”地朝主人提出抗议。最后它嘴叼着主人的裤脚哀求,但主人铁了心不让它和聂小倩好,再哭闹叫喊也是无济于事。

  麦兜绝望了。它一整天都趴在狗窝里一动不动地想心事,不吃不喝,连哼一声的心情都没有。以往该出去遛弯的时间,它慢慢地蹩到门边,聚精会神地倾听二楼那边的动静。

  当二楼的开门声一响,麦兜心里顿时砰砰乱跳。它心爱的小倩出来了,她朝五楼麦兜这里凄哀地呼唤。麦兜在门内听到心都碎了。它扒拉着门,声嘶力竭地回应着它的心上狗。

  随着那一声声的哀怨渐渐消失,麦兜心如刀割,眼框里充满泪水。

  可想而知,小倩姑娘也遭受了同样的待遇。麦兜心里五味缺甜,充满着愤懑和沮丧。哪怕自己遭受再大的痛苦,它也不能让它心爱的姑娘受到伤害。啊,啊!我爱的姑娘,就让我替你背起你的那一份痛苦吧!

  那段日子,它日夜狂吠,好像要把心中的那捆炸药连信子都要吐出来。

  我麦兜就是一条狗,一条被你捡来的狗!我别无它求,只想和我心爱的姑娘在一起。我不会背叛家庭,也不会背叛你,只要能和我心爱的姑娘在一起,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甚至生命!主人,我狠心的主人,你听懂我的话了吗?!

  麦兜近来暴瘦,脸瘦的走了形。它懒懒地趴在狗窝里一动不动,像得了一场大病。夜晚的石英钟依然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单调的行程,主人的鼾声依然匀称而轻微。

  你捡我回家把我养育大,为什么不能给我自由和幸福?你给了我一个安稳的家,待我如亲人,我麦兜一辈子都会铭记在心,这辈子,下辈子都会对你忠心不二,可是主人,你为什么就不能满足我麦兜这一点小小的愿望啊!麦兜我从小没爹没妈,难道没妈的孩子真的像一根草吗?

  夜静得吓人,此时此刻,除了墙上滴答滴答的石英钟,谁又能倾听麦兜的诉说。谁又能安慰它这颗灰冷而破碎的心!

  麦兜想,要是妈妈在就好了。妈妈肯定会抚摸着它的头,慈爱地笑着倾听它诉说它的心事,诉说它心爱的姑娘;宽厚而和蔼地倾听、抚慰它心中的烦恼。

  可是妈妈,你在哪里?既然生下了我,为什么又无情地抛弃了我?这世上难道有比亲骨肉更宝贵的东西吗?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麦兜百思不得其解,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妈妈那时一定遇到万不得已的苦衷,妈妈可能连自己都顾之不及。否则谁能忍心舍弃自己的亲骨肉呢?又或者妈妈那时恰巧遇到坏人的猎杀,早已成了人类餐桌的美餐了......

  妈妈当时一定遇到了始料未及的危险和变故,麦兜可以想象到妈妈舍弃它时撕心裂肺的疼痛!妈,如果您还活着,您现在过得还好吗?麦兜一点也不恨您,麦兜只希望和您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麦兜好想在您的身边。

  如果您还活着,多么希望您有一个安定的家而不是流浪在外!妈妈,如果你还活着,您想您的儿子吗?可是儿子想您,好想您!

  妈妈,麦兜现在要吃有吃,要喝有喝,如果您还活着,您不要牵挂您的儿子,您不在我身边,麦兜会照顾好自己的。妈妈,您也要替麦兜照顾好您自己好吗!

  人言母当去

  岂复有还时

  阿母常仁恻

  今何更不慈

  我尚未成人

  奈何不顾思

  蔡文姬的《悲愤诗》岂止是母子分离的恋恋悲歌?它是对一切悲剧制造者的血泪控诉!

  麦兜以前也常跟主人一起看一种叫“电视”的大方块。大方块上同样有一个玻璃一闪一闪。那里面总是有花花绿绿的人在做花花绿绿的事。对人类的事情,麦兜没有多少感兴趣的东西。唯独有一个节目叫《等着我》麦兜印象特别深刻。上面有个叫倪萍的阿姨特别会煽情,主人经常被她煽得抱着麦兜昏天黑地的哭。

  麦兜看到里面的亲人失散又重逢的感人场面有时也陪着主人掉眼泪。那时自己处在幸福窝里只是觉得这是别人的事罢了,哭也是出于一种同情和悲悯。而现在麦兜想到那个节目,却真真正正的哭了,它哭自己,哭自己的母亲,哭它和自己的父母今生永远只是个念想了!它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为什么节目里有的人几十年如一日地在寻找着自己的亲人,原来亲情是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换不来的至真!

  人类尚能通过各种途径找到离散的亲人,可我麦兜呢?我麦兜虽然长大了,可我还是想在母亲的怀抱里撒一个结结实实的娇,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睡一个踏踏实实的觉啊!

  麦兜昏昏沉沉地飘入一种虚幻。周围依然是绿色茵茵的草坪,麦兜在妈妈面前撒欢打滚,奔跑跳跃。它的妈妈笑眯眯地望着它,慈祥的眼睛透着希望和幸福。而一转眼,妈妈的面孔逐渐模糊不清,它从来不知道妈妈是个什么样子,在它的意识里,妈妈从来都是一个不清晰的形象。等那张面孔逐渐清晰下来的时候,麦兜看清楚了,那是主人的面孔,是主人疼爱的目光。

  是呀,主人已然在这些年里充当了母亲的角色,她把麦兜从一条蔫儿巴鸡的弃儿养大成一条光彩四射的少年狗,赋予了它健康的体魄,不然它麦兜怎会过上如此无忧的生活?它麦兜还有什么资格和主人讨价还价?想想那些垃圾桶里捡食吃的流浪狗吧,再想想如今不知何处的母亲。

  麦兜突然明白了,现在的一切都是拜主人所赐,做狗要忠诚不二,知恩图报。违背了这一条原则就不是一条好狗!你不是哭着闹着要自由吗,你今天离开这个家,明天就是一条崭新的流浪狗。它麦兜不像警犬那样成为人类的卫士,也不像大黄狗那样为主人看家守院,更不像名贵的哈士奇那样给主人带来荣耀。它麦兜唯一的本领就是做好主人的伙伴,陪主人开心,给主人精神安慰和寄托,让主人紧张的工作之余得到缓解和放松。它麦兜更不能为了个人私欲而做出冲动和丧失理智的事情!这是一个男子汉应有的担当。

  麦兜的心豁然开朗,它要振作起来,它不能被儿女情长禁锢,它还有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去做。麦兜笑了。

  清晨,主人还在睡梦中,一夜未眠的麦兜跳到主人床上,用嘴角叼开被角,像以前一样唤主人起床。主人惊讶地看到了恢复欢实的麦兜,紧紧的把它抱在怀中。

  从此,麦兜依然有规律地吃喝睡,依然趴在门内静静地等待主人下班归来。依然用嘴叼着主人的裤脚撒娇,依然迈着方步被主人牵着去遛弯。只是每到经过二楼的时候,麦兜心里五味杂陈。那空气中弥漫着小倩的味道依然让它感到隐痛。它每天还是趴在门内倾听那个让它心动的声音,那冤艾的呼唤一天都没间断过。二楼小倩每到出门和回家,都会朝五楼叫几声给麦兜报个平安。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怀里

  或者让我住进你心里

  默默相爱

  寂静喜欢

  仓央嘉措的风流早已印刷在各种版本的书籍里,装帧精美。而他的诗岂止是这些凡人俗狗眼中的情诗?!据说那里面隐藏着深深的密法,那么,到底是谁的玛吉阿米呢?作为活佛,他想要的可能和凡人没有什么两样。

  那么作为一条狗的麦兜呢?它的爱情除了主人允许下的交配之外,哪还容得你耳鬓厮磨,卿卿我我!

  亲爱的小倩,既然不能相见,就让我在心里默默爱你吧,就让我寂静地喜欢。我已经把你安置在心里最柔软的那块地方,谁也夺不走你的地方,是我们相爱最安全的地方!

  麦兜还是以前的那个麦兜,只是它变得沉稳和坚强,隐忍和成熟。它和聂小倩楼上楼下但咫尺天涯。它已经不再奢求什么,只要能每天能从五楼听到她平安的声音,闻到她从二楼楼梯袅袅挤进五楼门缝里的带有她体香的气味就满足了。

  在麦兜的心里,时常有着百感千愁的隐痛。这隐痛它只有深深的埋在心里,化为一颗深爱的种子在心土里生根发芽。

  终于有一天,麦兜再也听不到那令它震颤的声音了,再也闻不到那令它迷醉的体香了。主人回来说聂小倩家搬走了,据说去了很远的地方。

  麦兜听了,它心里的伤感变成了不可抑制的痛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为它心爱的姑娘,为它曾经的爱情,为它失去的念想……

  时间像一条平静的河,静静的流淌,它不管你内心起多大的波澜。只有墙上的这石英钟不厌其烦地陪着麦兜走过了七年。

  七岁的麦兜已经成为街上小狗狗们的中年大叔。它干练稳重,正直善良,处事公正,不偏不向。主人的年龄也已经加入广场舞大妈们的行列。

  不等广场舞开场,广场外一串铃铛“哗哗哗”的声音就传到广场上。这是主人带着麦兜来例行每天必不可少的项目。走进广场,人归人列,狗入狗群。

  主人们放着《小苹果》的音乐,整齐划一地左右摇摆。众狗们在广场边的草地上玩耍打闹。麦兜四平八稳地迈着小碎步,晃着脖子上的铃铛像拿破仑似的检阅它的方队。别看它个头小,它显然成了这里众狗们的头头。麦兜成熟干练做事有谱,狗狗们之间的大事小情,大矛小盾都爱找它张罗。

  旺财和大赖因为争一块骨头咬得不可开交。麦兜奔过去一爪子拍在旺财头上:“都给我少汪汪两句,值得吗,为了一块骨头伤了弟兄们之间的和气!你旺财能馋成这样?跟小的争食吃。人家人类还讲究个孔融让梨,这样做丢不丢咱狗的人?”。接着又转向大赖:“狗东西,忘了你受一群坏狗欺负,你财哥怎么帮你解围的?还腆着个脸好意思和你哥咬架,看我不打烂你的狗脸!”说得旺财和大赖羞愧地低下了头。

  美美因为主人是个扫街的觉得丢份。麦兜爪子指着它大声呵斥:“了不得你了美美,李阿姨虽然是个扫街的,哪一样亏待过你?她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有好吃好穿都给你留着,身在福中不知福,有本事你傍个明星大款,出门坐宝马奔驰。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耳坠子和公交车上的拉环一样大,跟个不良少女似的,回家快把你这烟熏火燎的妆给我卸了,别在这里丢狗现眼!”说得美美无地自容。过天换上了一副淡妆,显得清纯可人淡雅庄重。

  胡圈对着灯柱子撒尿,麦兜一个健步跨过去,一耳刮子烀在胡圈的狗脸上。“缺乏教养的狗东西,跟谁学的随地大小便?现在人家人类都讲究环境治理,妈了个巴子的给狗们丢脸!”,吓得胡圈赶紧收起尿了半拉子的小鸡子夹着尾巴逃走了。

  麦兜现在觉得自己特有价值感和存在感。它觉得同时进入中年的女主人也越来越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伺候一大家子吃喝拉撒睡,还要每天工作到很晚。每天回来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倦容。它有点可怜主人,它觉得必须尽最大努力地逗主人开心,让主人回家看到它麦兜有个好心情。它每天晚上静静地陪着主人看了大方块看小方块,趴在主人的脚下让主人感到踏实。空闲时陪着主人去广场跳个《小苹果》。

  所以中年的它觉得自己无论在人还是狗之间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它告诫不谙世事的小狗来福、笨笨、豆豆等要远离危险。不要见着地上的啥东西都要嗅嗅舔舔,好奇心害死狗啊!它曾经亲眼看到一条漂亮的小花狗,因为舔了地上人吐的一口唾沫而被淹得四爪蹬地一命呜呼。

  “别说一口唾沫,有时候一点唾沫星子都会喷死你!”麦兜带着一点也不危言耸听的表情说。

  它告诉她们要远离戴墨镜的人。它小时候因为好奇,看到一大群少男少女围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又是大哭小叫,又是拍照流泪。它从人腿中间钻到那个女人的附近,猛然间一个戴墨镜的保镖一脚把它踢出五米远,差点没把它踢死。

  要远离拄拐杖的人。因为你好像还没蹭到他,他就会像踩到西瓜皮一样干净利索地扑倒在地,比王阿姨家的那只嘿咻玩狗摔“狗啃泥”还利索。他躺在地上就说你咬了他。

  还要远离婴儿车。因为你本来汪汪两句表示对车上的婴儿喜爱,推车的“高跟鞋”立刻会用高跟把水泥地面砸得龇牙咧嘴。况且满身的香水味会把你熏个半死。要不主人怎么会经常唱那首歌《香水有毒》。

  “我是过来狗,我说的你们都要记住,这都是经验之谈。你们涉世太浅,人间套路深,处处要小心啊!”。

  “当然世界是美好的,大多数人类,像这些爱狗的主人们,她们心怀善良,珍爱所有生命,悲天悯人,所以我们也要分清善恶,不要不分青红皂白乱咬一通”。

  麦兜晃着脖子上的小铃铛,像一个说教士一样到处散布着它的人生哲理。而狗狗们也确实被它的所作所为和深邃的思想所折服。麦兜晃着脖子上的小铃铛,像闹市中的交通警一样威风有范儿,狗狗们之间芥蒂被它用小爪一指,开口一汪,再大的积怨也化为乌有。

  中年的麦兜眼睛常常透出睿智的目光,在众狗之间,它像人类的先圣王明阳一样,遵从着自己内心的良知到达知行合一的良好境界。

  有时候麦兜心想,广场上这些男女老少主人的狗狗们,如果少了它麦兜,日子可怎么过啊!狗狗们之间的这些大事小情、大矛小盾的可怎么解决啊!狗狗们可怎么和谐相处啊!

  可是近几年,麦兜确实感到力不从心了,有时候觉得无可名状的疲倦。一晃日子过得真快,麦兜已经十三岁。人类的弹指一挥间就如白驹过隙,而狗的生命时间呢?十三岁就意味着一条狗的生命已经到了风烛残年,一生即将要结束了。

  它身上的毛逐渐变得稀少,再也没有那么润泽发亮了。主人呢,也日渐失去了前些年的丰润,走向老年人的边缘。而广场上的人和狗换了一茬又一茬,广场舞越跳越欢快。麦兜现在很少去广场,没有麦兜的日子,狗狗们依然过得很滋润,狗狗们依然大矛小盾的不断,但依然玩得不亦说乎。

  大多数的日子,麦兜都是陪着主人在家里静静的坐着。主人变得越来越喋喋不休地唠叨,有时候抱着麦兜自言自语个没完,数落着似有似无的从前,麦兜安静地听着,像听一个遥远的故事。

  年老的麦兜,已经有了相对的自由。主人允许它可以出去独自走走,只要记得回家。主人明白,像麦兜这样的一条老狗,已经没有人稀罕它少皮无毛的狗肉了,也没有人想偷一条行将就木的老狗去当宠物。这样一条无人问津的老狗走在街上不会有什么危险。

  麦兜郁郁独行在大街小巷,这座小城似乎永远也满足不了人们对漂亮房子的需求。从麦兜记事起,建筑工地的机器轰鸣声就此起彼伏。这座城市像影子一样每天都在变换着新模样,而且像十八岁的大闺女一样越变越好看。而它麦兜呢,是越变越老喽!麦兜边走边自嘲地想着,把自己的影子交给这座影子的城。

  迎面同样摇摇晃晃地走来一条老狗,麦兜认出这是它曾经咬过的“萨摩耶”。萨摩耶也老了,那头帅气的长发还剩下稀疏的几根,但还是规规矩矩一丝不乱地抿在脑后。

  麦兜朝它轻轻汪汪了两声,“萨摩耶”扭头望着麦兜微微地点了点头,依然还是那绅士般的微笑。麦兜感觉那是一种宽容和安详,是生活的积淀和沉稳。

  “老伙计,年轻时我不懂事,曾经伤害了你,请你原谅!”麦兜一脸真诚地轻轻汪汪着向“萨摩耶”道歉。

  两只老狗惺惺相惜地对望着,它们曾经那么任性地挥洒着张扬的童年和青春。然而时光似箭一般倏地划过一条狗的一生。看起来“萨摩耶”过得还好,但谁知道呢,幸福的狗都有相似之处,不幸的狗各有各的不幸。麦兜看着慢慢远去的“萨摩耶”,直到它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外。

  草坪上的那只蝴蝶早已不见了踪影。也许她早已找到了她一直思念的那个人,那个前世和她抵足三年同床而眠,而不知她是女儿身的笨蛋,据说叫什么“梁山伯”。麦兜不明白这世间“情”到底为何物,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众生为它不顾一切地痴。

  它自嘲地笑了笑继续走在柔软如毯的草坪上。这曾经是它和它心爱的姑娘嬉戏追逐的地方,它心爱的姑娘如今也老了吧?是不是已经儿女成群?麦兜不希望自己像那个自私的梁山伯一样和她化作一双蝶,而是希望她平静幸福地活着。

  草木依旧,物是狗非……

  它偶尔遇到早年咬过的人。这些人也许当时该咬也许误咬,但他们也许早已认不出了麦兜,也许他们早就忘却了那件事。是呀,谁会和一条狗较一辈子真!再说除了主人以外,谁还拿它这块豆包真当干粮!

  这座小城越来越漂亮。几年前天空还是经常阴沉着,现在是蓝天白云碧水袅袅,街道干净得像猫舔的一样。

  麦兜深吸了一口气,嗯,空气还算新鲜舒畅。突然有那么一瞬,麦兜感觉吸进鼻子里的空气中有点异样的气味。这气味已经多少年没有嗅到了,但麦兜一辈子也忘不掉它。这气味是它永远也忘不掉的痛,它曾让麦兜疯狂地为之不顾一切!对,是聂小倩,这是小倩的气味。麦兜一向沉落的心剧烈地颤动起来。

  我最爱的姑娘,你在哪里?我已然快把你淡出了我的眼睛,可你为什么又勾起我的挂念。你不是去了远方吗?为什么重新回到这个城市。是不是你也舍不得我这颗思恋你的心,是不是也在怀恋我们的过去。

  麦兜低头向地上急速地嗅着,循着这久违了的熟悉气味边嗅边走,越走越疾,到最后逐渐小跑起来。麦兜不知道这股气味为什么又重新出现在这股城市,也许她根本就没有离开。我至爱的姑娘啊,你在哪里,在哪里......

  车流闹市、商场菜市到处是麦兜嗅跑的身影,山野溪流,大街小巷一条老迈的吉娃娃低着头奔跑,鼻子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地面。它汪汪地呼唤着它的心上狗,它觉得每向前一步,都会离它的梦境越近。它不能再在它无多的时日留有遗憾。它要找到它,它麦兜一生一无所有,只剩下这点希望和念想了,可以说在内心深处,它只剩下她一个亲人了,它死也要见到她,哪怕只对她说一句“我爱你”。

  麦兜地边嗅边跑,它不停地狂奔着,循着这股熟悉的气味一直追寻下去。从中午到晚上,它没有一刻停留。可这股让它念想了大半辈子的气味,像一根即将抽完的蚕丝一样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 电话直呼

    • 商务代表 :
    • 商务代表 :
  • 扫一扫,联系我们